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荣盛生物IPO遭暂缓 荣盛生物达到上市标准了吗?

文 / 小亚 2022-11-24 09:59:08 来源:亚汇网

荣盛生物IPO遭暂缓,荣盛生物达到上市标准了吗?据了解,近日,经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荣盛生物首发被暂缓审议,并且上交所对荣盛生物提出十连问。具体详情请看正文。
产品结构单一、市场竞争激烈、股权代持牵出行贿问询……处于风口浪尖的荣盛生物,IPO被暂缓审议。
近日,经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荣盛生物首发被暂缓审议,并且上交所对荣盛生物提出十连问。
作为一家以疫苗为主的企业,荣盛生物目前仅有一款水痘减毒活疫苗商业化,并且市场占有率不高。不过,公司业绩表现可圈可点,在2019年至2021年间,营收完成从1.24亿元向2.62亿元的大跃进,净利润也从此前的亏损数千万到盈余近1600万。
记者注意到,与大多数科创板拟IPO企业依靠研发突破实现基本面的扭转,从而达到上市标准不同,荣盛生物营收“达标”靠的是巨额推广服务费的驱动。
招股书显示,近年来,荣盛生物疫苗推广服务费金额逐年走高,2022年上半年达到3456.81万元,在销售费中占比近九成。
对医药企业而言,推广服务费一直是一项颇为重要又敏感的支出,其结算标准的“主观性”和渠道的多样性,也使得该项数据成为了许多企业财务造假或利益输送的高发之地。
仅靠一款疫苗支撑收入
近日,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员会2022年第86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荣盛生物首发申请暂缓审议。据悉,荣盛生物本次拟登陆科创板,发行不超过2550万股,拟募资12.5亿元。
资料显示,荣盛生物前身是成立于1995年的荣盛有限,自成立之初即主营体外诊断试剂业务,2002年起开始涉足疫苗领域,2016年公司的水痘减毒活疫苗获批上市。
目前,疫苗销售收入已成为荣盛生物收入的主要来源。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简称“报告期”),荣盛生物疫苗业务分别实现收入0.52亿元、1.20亿元、2.15亿元和1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2.17%、71.54%、82.05%和85.42%,比例逐年提升。
同期,荣盛生物体外诊断试剂业务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0.69亿元、0.47亿元、0.465亿元和0.17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5.75%、28.05%、17.77%和14.37,营收逐渐下滑。
综上,近几年,荣盛生物水痘减毒活疫苗的收入占比逐年上升,但目前公司在疫苗领域仅有这一款产品上市,产品结构极为单一,并且公司在此类产品市占率也不尽如人意。
据荣盛生物援引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数据显示,包括百克生物(65.980,-1.73,-2.56%)、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和长春祈健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合计控制2021年水痘疫苗市场8成以上的份额,而荣盛生物同期仅占6.70%的比例,排名第五,与业内其它公司相比差距较大。
如此来看,荣盛生物实现盈利也很不易。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1.68亿元、2.62亿元和1.1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242.33万元、-3480.42万元、1591.76万元及365.01万元。可以看到,公司直至2021年才扭亏为盈。
推广费占销售费近九成
记者注意到,荣盛生物扭亏为盈的背后,并非是有重大研发突破驱动,而是靠巨额销售费来驱动。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荣盛生物研发费分别为3072.12万元、4191.59万元、4305.78万元和2339.01万元,占各期营收比例分别为24.79%、24.98%、16.44%和19.98%。
尽管荣盛生物的研发费用逐年上升,但与疫苗行业可比公司相比,仍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研发费用率呈现出波动下滑的趋势。
相比之下,荣盛生物投入的销售费用要高于研发费用。据招股书,荣盛生物的推广费主要应用于疫苗推广。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分别为4289.4万元、5473.78万元、8456.58万元和3958.08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4.61%、32.62%、32.28%和33.81%。
其中,疫苗推广服务费占了大头,报告期内分别为1886.92万元、4320.23万元、7361.50万元和3456.81万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43.99%、78.93%、87.05%和87.34%。可以看到,报告期末荣盛生物推广费用占销售费用的比例接近九成,如此高占比也引起了监管的关注。
并且,荣盛生物此次IPO期间,也被曝出一起“行贿”传闻。
2020年,荣盛生物开展股权融资并引入实际控制人朱绍荣的亲属、公司员工及其亲属及其他外部投资人通过裕益盛参与投资持有公司股权。彼时,朱绍荣接受了朋友肖某及其亲属参与投资,投资金额为100万元,上述投资资金由第三方代为支付至朱绍荣女儿朱亦枫的银行账户,朱亦枫作为代持人代为持有公司股东裕益盛的100万元出资份额。
到了2021年8月,荣盛生物表示,朱绍荣、朱亦枫知悉肖某作为国家机关公务人员不能参与投资持有非上市公司股份,朱亦枫即按监察部门要求返还清退上述全部投资款项。不过,招股书对肖某来历并无交待。
但据相关报道,2021年5月因违法乱纪而遭立案调查,且在同年8月被免去相关职务的“江西省前政协副主席肖毅”与上述肖某同姓、同一个任职省份,相关部门对肖毅犯罪事实的指证与上述记载基本一致。
上交所对此要求荣盛生物说明是否存在涉案或配合调查的情形。据荣盛生物表述,朱绍荣确实曾因上述投资事项配合调查,并未被采取留置措施等处理。不仅如此,荣盛生物还提供了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合规证明》,证明其未因商业贿赂等违法违规行为而受到行政处罚。不过这一结果是否足以让荣盛生物的“自证清白”犹未可知。
研发滞后、销售费用高企、能否与肖某的贪腐案“划清界限”,都成为了荣盛生物此次闯关IPO的障碍。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